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特稿精選>>正文
余漢卿:駁有關陳莊戰斗的日軍史料分析(組圖)
2019-11-08 09:36:50
作者:余漢卿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薩蘇與姜克實都是旅日學者,都寫了關于河北陳莊戰斗的文章,分別是《錘震春兵團-中日史料對照解析陳莊大戰》與《有關陳莊戰斗的日軍史料分析》。對于八路軍,一個捧、一個踩。但是看過兩文,就知道姜克實文有很多問題(姜克實作為中國人也未使用中國用的、號而是用西方用的,號代替),導致嚴重低估了八路軍的戰果,而薩蘇文沒有針對性的駁姜克實文,也沒有詳細的數據分析。所以特撰此文,僅僅用薩蘇與姜克實提供的資料,來駁一駁姜克實《有關陳莊戰斗的日軍史料分析》。

    首先,姜克實文對于旅團長水原義重少將參戰這個不同于其他日軍大隊被圍殲例子的特殊情況,完全不考慮,只根據中方資料,認為日軍這次進攻只出動了獨混8旅團的獨31大隊。而實際上根據薩蘇文介紹的《鳥取綜合聯隊史之步兵第163聯隊史》,其實獨混8旅團的獨33大隊也有參戰,且8月18日為了幫助駐防石家莊的獨混8旅團拿出這個大隊的兵力,駐防其東面的110師團從衡水抽調了其163聯隊1大隊的一部分來換防獨33大隊,因為冀中八路軍的襲擾,9月15日才完成換防。根據中方資料,日軍很可能發現了自身進攻情報的泄露,故而改為早早送來戰書,聲明要于中秋節進攻陳莊,故而一開始日軍并不是奇襲。但水原并不知道,衡水日軍的抽調,使冀中根據地壓力減輕,賀龍帥120師從冀中遷到了陳莊。獨混8旅團1939年1月從本土開赴河北正定組成,定額4600多人,因為水土不服有一定的減員,而到6月其本土后備兵員已經有定額的一半,所以不怕消耗,敢于進攻。薩蘇文有一點不對,就是編號排前的獨混旅團,其是由精銳加警備混編而成,是試驗摩托化旅團的失敗品,編號排后的獨混旅團,非但不是精銳,反而是專門試驗警備八路軍的裝備很陳舊的部隊。裝備雖然陳舊,但是大隊級武器數量與主力是相同的,獨混8旅團長水原義重有關東軍山地進剿抗聯經驗,只是不知道賀龍120師1個主力團(716團,輕火力基本與日軍同)、3個地方團(源自715團的冀中獨1旅2團、源自359旅的津南自衛軍、冀中4團)已到附近,以為對手只是附近熊伯濤2個地方團的土八路(分區5團、6團,其中5團4000人只有1000槍),以為陳莊的抗大二分校及機關是香餑餑,所以過于狂妄自大,帶著1500人(1200兵加200民夫)就攻了過來,把坦克隊留在靈壽。25、26日,獨33大隊與津南自衛軍在慈峪激烈交戰數日。水原根據八路軍重機槍數量以為土八路精銳全部在此,從而更加自大。于是把山炮隊留給獨33大隊,采納之前110師團長桑木崇明中將提議的牛刀子戰術,27日,只帶2天糧食突然帶著獨31大隊與兩個大隊長(田中省三郎大佐、永澤正夫中佐)避開慈河的八路軍伏擊圈,從小路從燕川夜間奇襲兵力不足的陳莊。導致抗大二分校預備干部學生兵部分死傷,大量機器、儲備來不及轉移而損失。而八路軍則得以撤出人員,在附近堅壁清野、撤走全部糧食,從容的用6個團(論人數等于8個團)10倍于日軍總兵力的人數將日軍團團包圍,以同等火力牽制獨33大隊,以兩倍火力準備殲滅獨31大隊,設定好一環套一環的伏擊區。就在水原占領陳莊的當天晚上,八路軍716團發起反擊,利用熟悉當地的優勢,以強大的火力把日軍趕出陳莊。28日,水原又根據八路軍重機槍數量以為是慈峪的土八路回防,且會因兵力不足而只能在小路設伏,于是裝作從原路小路撤回,虛晃一槍后,反而從慈河大路向獨33大隊靠攏。但是被津南自衛軍頑強的阻擊分隔,日軍獨31大隊長田中省三郎大佐重傷昏迷。水原才發現八路軍兵力、火力至少兩倍于自己,于是發電向慈峪、石門等日軍求救,石門援軍百人28日夜趕到。但是獨33大隊因為大隊長不在,組織戰斗也很不努力,雖然29日得到石門163聯隊1大隊2中隊百人增援,全隊500日偽只派出100人支援2中隊。水原已經糧食斷絕,于是破釜沉舟,先向津南自衛軍突擊,再集中7挺重機槍向南面魯柏山突破,打死冀中獨1旅督戰2團的參謀長老紅軍郭堅(應該是郭征)、重傷晉察冀4區5團團長陳祖林。危急時刻,120師2個迫擊炮連對日軍發起轟擊,為求奇襲把火炮全部留給獨33大隊的水原義重無力支撐,只得丟棄部隊,自行逃命脫出,以至于其部下以為其已死亡。八路軍716團黃昏發起總攻,日軍死傷慘重,隨同被圍的獨33大隊長永澤正夫中佐作為最高軍銜者下令分散突圍,29日夜,獨31大隊部分日軍在慈峪、石門日軍接應下倉皇逃離,剩下的被圍剿。30日,留守靈壽坦克隊前來增援(第百十師團長桑木崇明中將的日記及陳伯鈞日記“二百余,汽車五輛,坦克兩輛”)。10月4日,田中省三郎大佐重傷不治,10月25日追贈少將軍銜,日軍集結有限的兵力約1000人展開象征性反擊掃蕩,試圖搜素未能救出的殘部與找回尸體,終因兵力與賀龍120師及趕到的主力兵團差距過大而效果不大,所以有大量失蹤人員無法統計。

    《晉察冀日報》:“靈壽之敵約七八百人(日軍500、偽軍200、民夫100)”27日上午11時攻陷陳莊,是夜被我軍克復。28日敵軍主力被包圍在高家莊與馮溝里間與我軍激戰,29日突圍之敵又在坡門口以南山地被再次包圍(1939年9月29日午后5時“前方專電”)。坡門口被我包圍之敵分路突圍不逞,“入晚解決戰斗,將敵八百多(日軍500、偽軍200、民夫100)全部殲滅”。“戰利品繳獲甚多,…據作戰部隊零星獲得的計有:迫擊炮(實為步兵炮)兩門、重機槍兩挺、輕機槍一部又三挺、步槍四百余支、騾馬一百多匹(對應民夫100)”(“本報三十日晨前方急電”) 。10月1日補記的《陳伯鈞日記》:“計是役獲敵長短槍約四百支、炮二門、重機槍三挺、輕機槍近十挺”。30日趕到現場的日軍增援部隊數量僅為200名(獨33大隊)。
1939年第10期《八路軍軍政雜志》《捷訊彚報》: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進攻陳莊之敵七百余(日軍500、偽軍200,精準剔除了民夫100),為我××部完全消滅,并擊潰各路敵援軍千余人,總計是役斃敵千余人,繳獲步槍四百五十支、迫擊炮(實為步兵炮)二門、山炮兩門(獨33大隊倉皇逃離時丟棄,其步兵炮則得以帶走)、無線電臺一架(獨31大隊)、輕機槍十六挺、重機槍七挺、戰馬四十余匹,其余軍用品及彈藥甚多。俘敵軍十余名、漢奸及民夫五十余(另50人死或逃)、鋼盔防毒面具二百余(這就說明日軍遺尸約200多)、大車八十余輛,日旗五面(與5個小隊死傷350相符),刀二十把(這說明來的偽軍很多,因為日軍軍官被圍或力戰的不過十多人)。1939年一二〇師晉綏軍區戰例總結為死亡142、負傷415合計557名(未計算失蹤者)。1940年第3期《八路軍軍政雜志》《論陳莊戰斗》(戰斗總結):其中的重要基本情報如下(簡要):八路軍參戰部隊:一二〇師一部和“我主力兵團另一部”(30日到達)(實際接戰總數4500名)。敵方部隊:混成第八旅團長率領的獨立步兵第三十一大隊,及宋家莊、正定、無極、行唐各縣偽軍,總數約1500名(獨31大隊500、偽軍200、民夫100、獨33大隊400、偽軍100、民夫100)。28日第一次從靈壽來援日軍4-500名(獨33大隊200、1大隊機槍隊、2中隊、4中隊200),30日第二次來援1000余名(獨混8旅團、110師團等)。作戰過程:日軍25日從慈峪出發,27日占領陳莊,28日在八路軍攻擊下放棄陳莊,又在陳莊附近高家口、破門口等地遭到我軍伏擊,進入激戰。29日被包圍在破門口西南魯柏山一帶。29日夜在我軍攻擊下,進攻陳莊之殘敵被全部殲滅,“千余人無一生還(實際逃回大半)”。戰果:據俘虜“山田泰治”供述,被殲者共約1000余人,水原義重旅團長、田中省三郎大隊長、川崎、本村(應為北村)中隊長陣亡。另外:從靈壽增援之敵千余,也大部分死傷(被14輛汽車運回)(這里其實是把獨31、33大隊41具尸體、63個傷員及偽軍死傷當做了援軍的死傷)。使役總計斃傷敵不下兩千(實際為500多)。繳獲武器:長短槍450支、炮3門(又增加1門)、輕機槍16挺、重機槍7挺、擲彈筒9個。損失:我軍傷亡584人(內共產黨員387人)(此處將失蹤者也列入傷亡,所以人數增加)。 (2017年)出版的《八路軍第一二〇師暨晉綏軍區戰史》中《陳莊戰斗》:(概要)日軍部隊數量:日軍獨立混成第八旅團第三十一大隊及靈壽、行唐地區的日偽軍共1500余人(實際為1300余人加200民夫),挾持民夫200余人(重復計算)。八路軍方面:第一二〇師,獨立第一支隊和獨立第一旅(三五八旅)等主力約4500名。戰斗過程:日軍25日從靈壽縣出動,26日退守慈峪鎮,27日其主力1100余人襲擊陳莊,在一二〇師反擊下28日被迫撤出陳莊。后在高家莊,馮溝里,破門口附近被八路軍包圍。28日靈壽日軍400名增援慈峪,16時被阻。29日,日軍反攻失敗后企圖突圍,后被包圍在魯柏山附近,此刻有“日軍飛機兩批6架空投食品、彈藥,大部落在我軍陣地上”。29日黃昏八路軍對魯柏山之殘敵陣地總攻,將日軍大部分殲滅,零星突圍者也相繼被殲。9月30日晨,慈峪方向三輛坦克來援被阻,午后退回靈壽,至此戰斗勝利結束。戰果:共殲滅日軍1380余人,繳獲山炮3門、輕重機槍23挺、步槍500余支、手槍30支(手槍數也能證明偽軍很多)、擲彈筒9具、電臺1部、戰馬數十匹及其他軍用物資。

    那么,來詳細分析姜克實《有關陳莊戰斗的日軍史料分析》文章的問題。

    對于日偽軍總兵力,姜克實對獨31大隊兵力的分析是大體準確的,但是完全無視163聯隊戰前移防石門這個獨33大隊防區,以及獨33大隊參戰、其大隊長進入陳莊的史料記載。其根據余志平《賀龍元帥與陳莊殲滅戰》(2002年政治協商會議靈壽縣委員會編)109頁《獨立步兵三十一大隊命令第九十四號之三》,還原靈壽縣北村2中隊與工兵為尖兵沒錯,但是之后其實是一個排序:田中大隊部在首,水原旅團部其次也被他無視了,2門步兵炮的獨板小隊再次,行唐縣川崎1中隊與偽軍小隊,山炮隊,無極縣大島4中隊與偽軍小隊,彈藥運輸隊約50民夫,糧食運輸隊約50民夫,之后其實是靈壽、石門等大量偽軍混成也被他縮小了,正定小田島小隊與偽軍小隊。明明是8個小隊500多人規模他只算6個小隊。其根據各縣出動偽軍少,就以為混成偽軍隊也少,這是錯誤的,既然山炮隊跟隨獨31大隊,那么石門偽軍應該也是主要在這里,且靈壽有坦克隊助陣,靈壽偽軍可以更多出動,根據繳獲指揮刀總數,偽軍總數應為200多。再加100多民夫,就與中方記錄700多、800多相符了。而被其漏掉的獨33大隊日軍及趙縣等地偽軍數量也有500多,再加100多民夫,就是總數1500。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鄭江利、余俊冰:彭湃在廣州的革命工作(圖)
·下一篇:無
·特稿:駁有關陳莊戰斗的日軍史料分析(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5、聲明:凡投稿者一經采用,一律沒有稿酬,且版權歸中紅網所有!
今天,眾多專家學者和老革命后代匯集延安,紀念中央
余漢卿:駁有關陳莊戰斗的日軍史料分析(組圖)
特稿:駁有關陳莊戰斗的日軍史料分析(組圖)
鄭江利、余俊冰:彭湃在廣州的革命工作(圖)
特稿:彭湃在廣州的革命工作(圖)
彭湃在廣州的革命工作(圖)
彭湃在廣州的革命工作(圖)
鮮成:萬源市綜合執法局:傳承紅色基因 踐行執法初心
特稿:萬源市綜合執法局:傳承紅色基因 踐行執法初心
李鏡瀛、胥妤毓、周毓斌的后代人注意了,這口紅軍鍋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在线无毒免费叁级观看_免费叁级现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