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資料類>>紅色書畫>>正文
特稿:銘記光輝歷史,推進強國強軍——周鵬飛書寫習近平總書記在朱日和檢閱部隊時重要講話全文面世(組圖)
2017-08-02 08:57:32
作者:陳復塵/文、趙陽/攝影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中紅網北京2017年8月1日電(陳復塵)2017年7月30日上午,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在內蒙古朱日和聯合訓練基地隆重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檢閱部隊并發表重要講話。習近平講話中指出,“我堅信,我們的英雄軍隊有信心、有能力打敗一切來犯之敵!我們的英雄軍隊有信心、有能力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我們的英雄軍隊有信心、有能力譜寫強軍事業新篇章,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維護世界和平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在神州大地各個角落中億萬觀眾坐在電視機前,聆聽統帥的鋼鐵誓言,而作為有近二十年軍齡的“中國毛體書法非物質文化遺產唯一傳承人”——青年書法家周鵬飛聽完總書記講話后激情澎湃,他將總書記講話一句一句抄在紙上,反復研讀。釀激情于毫端,鑒于近日之國際形式,憂國懷報之情勃然而生,當晚夜幕降臨,他慢慢地開始研老墨、鋪宣紙、浸潤毛筆,開始書寫習總書記沙場閱兵講話全文。歷近3個小時,周鵬飛汗流脊背,T恤淋漓盡透。終于將高1米7、長9米5的巨幅書法作品一氣呵成。此作品承繼了毛澤東字體的氣勢恢宏,瀟灑落拓,遒勁剛健,縱逸奔放,大氣磅礴的氣勢。而又有周鵬飛的雍榮宏度的個人風貌、特別是章草的有機的相應溶入、使筆勢在保持毛體特有氣勢的基礎上更兼肥潤、更好的表現出當下社會的富足與雍容的家國現象。

    周鵬飛面對剛剛聆印后的作品,仰天長吁曰: “上吞日魄,下震非膽,智贏南越,戲閥美印。名鑄八一的龍威,不曾放過一個月、日、星辰。 上達天際的每個座標。統然注入我的軍魂……”。但他意猶未盡,又詠詩一首“ 峰疊九脈朱日和,地隆漠北抖天羅。盤雕不畏狼心狠,仗劍誰怕東瀛倭。彈洞前村屹高旗,神州無處可藏魔。一路雄兵閥西虎、萬幣川流匯龍國。” 詩言志,此一文一詩抒發了周鵬飛作為曾經的軍人的胸懷祖國,執念家國的自豪之情。

    在此之前,2012年,作為軍旅書法家周鵬飛還用毛體書法書寫了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共產黨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為總書記后講話全文;2015年又書習近平的《黨委會工作方法》(50米長卷);2015年9月3日習近平在勝利日閱兵講話等等。 為紀念香港回歸,為迎接十九大召開,今年春節期間,周鵬飛在工作室夜以繼日地投入其中,于 2017年2月21日完成了巨作《九州復旦圖》4米X15米。此畫的創作,是周鵬飛雄釀數年而成,是近年來的重要代表作。周鵬飛創作了《九州復旦圖》巨幅山水畫,并特意選在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之時,在香江首次對外展示。同時展出周鵬飛的書畫作品50幅,展品中有習近平主席博鰲論壇上送普京國禮毛體書法《沁園春。雪》之復制品,以及巨幅山水畫《九州復旦圖》。

    著名藝術評論家老莊先生評價周鵬飛書畫藝術,認為他的筆鋒隨時代而行,文風如大江奔流。其作品特點是宏觀布局,筆墨遒勁剛毅,每每欣賞鵬飛瀟灑落筆時,感到其樂無窮!

    周鵬飛 藝術簡歷

    周鵬飛,1970年3月出生于山東青島萊西市,曾在總參通信部服役,現就職于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系中國毛澤東書法研究會會長、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常務理事、中國馬業協會常務理事、北京市青聯常委,是中國當代著名的書法家、畫家和收藏家。

    周鵬飛從事毛體書法研究近三十年,最先提出并踐行“毛體書法”這一文化概念,是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毛體書法”唯一傳承人,得到臧克家、艾青、沈鵬、歐陽中石、謝云等諸多前輩的學術認可。著名美術評論家薛永年和徐建融先生也都作了肯定性的定論。著名詩人臧克家稱贊他的毛體書法“摹毛體而形似,而近乎神似者,我所見,僅只鵬飛同志一人。” 1991年,他 21歲時,由陳復塵先生策劃支持下在中國畫研究院美術館舉辦個展,由黨和國家領導人李德生等出席開幕式,毛主席親屬毛岸青、邵華,中國畫研究院院長劉勃舒,館長沈希誠等也出席了個展開幕式。 值得一提的是,1993年,經黨中央批準,為毛澤東主席代筆,補書與劉志丹、高崗、習仲勛等同時的陜北根據地重要創始人謝子長碑文,并落毛澤東款,此為唯一一件官方認可的后人為毛主席代筆墨跡,現碑刻立于延安子長縣謝子長墓前。1993年12月26日。中央電視臺大型文化節目《東方之子》專訪周鵬飛,并在毛主席誕辰100周年日熱播,產生了深遠的歷史影響。之后,他的作品在上海、深圳、山東、青島、香港等各地美術館舉辦巡回展覽,反響熱烈。 為賀神舟八號升空,有關部門請周鵬飛先生書寫了“九天攬月”書法作品,以此承載五千年中華子孫的對外太空的神話向往,以及對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航空航天夢的寄托。之后,又書寫了“談笑凱歌還”書法作品,搭載上神舟九號。再后來,銳志求索的他以氣勢磅礴的毛體書法書寫了習近平在中共18大當選為黨中央總書記時就職演說全文,十八大后,于上海中共一大會址隆重展出,并搭載神十上天,把習近平主席宏偉豪邁的情感和神舟十號一起在外太空,向全世界宣告中國的綜合實力和中國人民的自豪。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毛氏書童王文祥向毛小青贈書(組圖)
·下一篇:無
·新四軍紀念館:銘記光輝歷史 傳承紅色基因——新四軍紀念館紀念“八·一”系列活動預告
·特稿:銘記光輝歷史 傳承紅色基因——新四軍紀念館紀念“八·一”系列活動預告
·樊曉歌:光輝歷史耀中原 革命精神昭后人(組圖)
·沈雁明: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第12集團軍的光輝歷史及與金寨的淵源(組圖)
·特稿: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第12集團軍的光輝歷史及與金寨的淵源(組圖)
·沈雁明: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1集團軍的光輝歷史及與金寨的淵源
·特稿: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1集團軍的光輝歷史及與金寨的淵源
·回顧光輝歷史 緬懷曠世英豪——參加貴州“第二屆中國紅軍節”有感
·何小文:回顧光輝歷史 緬懷曠世英豪——參加貴州“第二屆中國紅軍節”有感
·特稿:回顧光輝歷史 緬懷曠世英豪——參加貴州“第二屆中國紅軍節”有感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特稿:銘記光輝歷史,推進強國強軍——周鵬飛書寫習
特稿:《大國豐碑——當代“兩彈一星”事業圖片巡回
《大國豐碑——當代“兩彈一星”事業圖片巡回展北京
江山:《大國豐碑——當代“兩彈一星”事業圖片巡回
特稿:《大國豐碑——當代“兩彈一星”事業圖片巡回
傅曉方:爸爸的長征和西征故事
特稿:爸爸的長征和西征故事
李福祥:建軍節里的回望(紅色家園——憶統帥)
特稿:建軍節里的回望(紅色家園——憶統帥)
李福祥:賀八·一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在线无毒免费叁级观看_免费叁级现频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